<rt id="ckgom"><small id="ckgom"></small></rt><rt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rt>
<sup id="ckgom"><div id="ckgom"></div></sup><acronym id="ckgom"><small id="ckgom"></small></acronym>
<sup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sup><acronym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acronym><sup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sup>
<rt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rt><sup id="ckgom"></sup>
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即墨古城大講堂 | 酈波:詩的國 詩言志

今天3月22日,著名文化學者、南京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酈波走進即墨古城大講堂,做了題為“詩的國 詩言志”的演講。

▲酈波教授走進即墨古城大講堂

3月22日,作為青島市即墨區為民辦實事項目及國際時尚城建設攻勢重點項目(活動)的即墨古城大講堂迎來新年后第一講,邀請到著名文化學者、南京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酈波做主題為“詩的國 詩言志”的專題講座。本次活動由青島市文化和旅游局、青島市即墨區人民政府、青島出版集團主辦,青島市即墨區文化和旅游局、首頁傳媒、《商周刊》社承辦,青島市即墨區圖書館等單位協辦。

酈波教授在“中國詩詞大會”“中華好詩詞”等節目中的精彩點評讓人印象深刻。本次講座,酈波教授帶領聽眾一同探究華夏文明的本質,破解詩詞中潛藏的民族文化的基因密碼。

每一個族群都有詩歌,為什么只有中國被公認為“詩的國度”?為什么可以通過詩歌了解華夏文明的本質和規律?“詩言志”說的到底是什么?在一連串反問之下,講座進入主題。

酈波教授認為,中國華夏文明,是一個時間延續性的文明,詩歌就是窺視整個華夏文明史的一條捷徑。

要研究“詩的國 詩言志”,中國傳統語文學“小學”是前提。作為中國古典文學與文化專業博士,酈波教授從解釋字義的訓詁學入手,剖析了《詩經·小雅·鹿鳴》《易水歌》以及毛澤東《采桑子·重陽》三首詩詞的微言大義,從源頭解惑詩詞的內涵。

酈波教授從鹿鳴的“呦呦”聲中破解“呦”字,認為“呦呦”傳遞的意思是呼喚,當有同伴在場的時候,體現一種共情的狀態。這與儒家講究人際關系“仁者愛人”相合,因此也就理解了孔子選擇這首詩作為《大雅》《小雅》開篇之作的關鍵所在。

《易水歌》里“風蕭蕭”的“蕭”本義是“艾蒿”,是一種祭祀祖先,有神性的草?!皦咽恳蝗ベ獠粡瓦€”的“去”本義是“離開”而非“到一個地方”,這兩句詩表達了離開人生知己,而不是渲染刺秦的悲壯,價值取向不同?!笆挕迸c“白衣冠”則說明了易水送別的儀式感。

酈波教授還用意象解讀法解讀了《采桑子·重陽》,認為其作為中國的節令詩詞,超越了劉禹錫的《秋詞》。

在講到“賦比興”時,酈波教授現場清唱“山丹丹花開紅艷艷”,來解釋什么是“起興”,什么是“詩緣情”,講到慷慨激昂處,酈波教授激情朗誦《沁園春·雪》,在昂揚的語調中,帶領聽眾回望歷史,去感受詩詞蘊藏的力量。

酈波教授瞄準當下,揆諸現實。從制造業鏈條、人口市場和消費市場、新冠肺炎疫情、女性職業等現實話題,反觀文明的高度和維度,感悟詩詞的格局和力量。

酈波教授回憶,當年讀書的時候很幸福,程千帆、錢仲聯、夏承燾、唐圭璋四位國學大師全是他的師爺。正是得益于嚴苛的學術訓練,酈波教授在講座中舉重若輕,典籍旁征博引,掌故信手拈來,以獨到的精研視角,風趣幽默的演講方式,吸引聽眾陶醉其中。原定兩個小時的活動,在現場觀眾的陣陣掌聲中延長至三個小時,仍意猶未盡。

“作為一個從小在尼山長大的儒家知識分子,我對我說的母語、我說的漢語包括我講的山東話,我都無比熱愛,因為這背后是我們的文明,是我們的族群,是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這是酈波教授的結束語。為什么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因為當千百年后詩人的背影已經遠去,詩詞的絕代風華仍然在這片土地永恒流傳。

▲酈波教授從訓詁入手,回到文字源頭,讀懂詩歌真正的內涵

部分精彩內容分享

詩歌的產生一開始都首先具有而且一直具有文學和藝術的本質,這種本質不叫“詩言志”。一直到魏晉時候,中國的文藝理論才真正提出來詩歌的文學本質,詩是表達情感的因素。而這一點,在古希臘亞里士多德的詩學語言就奠定了,詩歌一定是言情的文學藝術。中國不同,在詩歌發展史上排在“詩言情”本質之前的一個前提條件,在《尚書》中就提出來了,就是“詩言志”,這對中國詩歌來說更為本質,甚至要超越它的重要性。

詩言志,這個“志”的甲骨文,“心”上面不是“士”,原來是腳趾的“趾”,代表心之所至也,心最終要走到的地方,那是志向。而儒家的立志,是要趁少年而立大志,而且立向上之志,然后詩作才有價值。

我們的漢字是人類文明史上獨一無二的,一直到今天還在使用著的象形會意字。中國之所以是“詩的國”,與我們的文明載體漢字息息相關。漢字的維度跟西方的拼音文字、字母文字不一樣,具有音、形、意三個維度。因為漢字穩定,所以四大文明古國只有華夏文明延續到今天。

▲大講堂座無虛席,現場觀眾認真聆聽

我認為先秦詩史的最后一首詩,總結自《詩經》以來現實主義傳統和浪漫主義傳統的,把中國詩歌的慷慨精神熔鑄一爐的是非常短的詩,就兩句,“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本蛢删淠芊Q為詩嗎?《易水歌》是歌,在史書中叫做“歌曰”的都叫做詩。至于“探虎穴兮入蛟宮,仰天呼氣兮成白虹”是后來人狗尾續貂。

“風”是什么意思?一般解釋是民間采風??墒侵袊糯皇沁@樣理解的,“風者,諷也”,我是從民間采集上這些詩歌,讓執政者聽聽老百姓在想什么,不要想當然,聽聽民聲到底是什么。因為民本思想,民為貴,君為輕。一定要聽老百姓在想什么,以人為本。所以疫情的時候我們一個人都不放棄,這是華夏文明一直以來的傳統。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暖暖视频高清无码,电车地铁日本电影,虎白女自慰馒头一线天,欧洲亚洲国产怡红院天堂,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