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ckgom"><small id="ckgom"></small></rt><rt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rt>
<sup id="ckgom"><div id="ckgom"></div></sup><acronym id="ckgom"><small id="ckgom"></small></acronym>
<sup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sup><acronym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acronym><sup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sup>
<rt id="ckgom"><center id="ckgom"></center></rt><sup id="ckgom"></sup>
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賈 康:如何認識雙循環格局下的產業升級


中央正式表述了我們要構建內循環為主體,內循環、外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是我們在80年代改革開放之后,早已經就有雙循環的情況之下,又有一個升級的表述。這個升級的表述,我認為新就“新”在以內循環為主體,過去改革開放早就有雙循環,而現在強調的是內循環為主體,這方面的認識我先簡單勾畫一下,內循環為主體,和我們早已經強調的穩中求進、擴大內需的方針是一脈相承的。內循環為主體也是對我們國家已經形成的本土雄厚的市場潛力釋放更為倚重的認識框架,也體現了更好把握防風險、穩增長、追求升級發展主動權的戰略思維。內循環為主絕不意味著重回閉關鎖國。內循環與外循環是相互促進的關系。

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這方面,內循環為主體有幾點值得強調:一是在整個發展循環的源頭上,要特別注重形成有效投資、有效融資,包括我們的風投創投,在這里面要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第二就是內循環當然還要調動全球最大人口經濟體14億人的消費潛力。一方面要特別注意讓我們低端的勞動者進一步增加收入,雖然它帶來的是我們這些年企業已經感受到的民工荒、招工難、用工貴,但是這也是勞動者收入在增長的另外一種表現,你還得繼續應對挑戰,形成充分的就業機會。另外一方面就是要注意在中國已經有所謂四億以上的中產階層這樣的基礎之上,要消除后顧之憂,讓這些有收入的社會成員能夠提高消費邊際傾向,而不是把很多的當期收入作為預防性儲蓄,以很高的儲蓄率或者說很低的邊際消費傾向,來抑制消費潛力總體的釋放,那么就需要在收入再分配方面,至少是多管齊下;在扶助弱勢群體的低保、救濟、撫恤方面,還要繼續有政府再分配的支持;在社會保障體系這方面,也要有更有效的,從養老到醫療、到教育、到住房等等方面,社會政策托底,而消除后顧之憂,使老百姓有了當期收入更敢花錢這樣的配套條件;還要注意中國社會走向現代化不可避免的要健全稅制的再分配調節,就是先富起來的階層,在未來直接稅提高的過程中,要給國稅多作貢獻;再就是彌合二元經濟過程中的戶籍改革,北上廣深現在沒有條件,你要稍微給一點姿態說,像這樣的一線城市或者中心城市,稍微放松一點戶籍管理的話,就會如潮水一般的涌進來,這是地方政府招架不住的,這也是我們的發展潛力之所在,你必須要在有條件放開戶籍管理的小城鎮、一些中等城市,趕快放開戶籍,沒有條件的要以居住證打分的制度逐漸過渡,給這些社會成員以后進入城市成為市民提供更多的可能,給他們希望和他們自己感覺靠得住的路徑。還有就是我們的外貿,在外部確定性降低,不確定性挑戰面前,要考慮靈活的出口轉內銷,還有就是我們自己內循環有一些高端的,像芯片、航空發動機這樣的,已經無法靠要素流動的一般市場機制去解決有效供給,被人家卡了脖子,我們自己循環不起來怎么辦?只剩下一條路,那就是新型舉國體制的攻關。還有一個就是以突破深水區啃硬骨頭的制度創新打開科技創新和管理創新的空間,一定要抓住啃硬骨頭攻堅克難的改革,進一步解放生產力,使我們整個新發展格局,按照中央的戰略指導去實現。

在內循環進一步為主體發揮作用的同時,我們絕對不會輕視外循環,在這個視角上我想強調我認為必須充分重視的基本觀點。一個就是中國的對外關系中,我們要堅定不移地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并且要以開放催化和倒逼我們自己已經步履維艱、困難重重、啃硬骨頭的改革。另一方面我們要進一步貫徹中央的要求,繼續降低外資準入和鼓勵本土企業出去。

我們在進一步推進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形成的過程中,我想強調一下面對產業經濟升級,我們需要把握的認識框架。什么叫升級?直觀地講,中國現在已經叫“世界工廠”,在聯合國產業分類的666個細分名錄里面,中國是一個不少的、最為齊全的。我們已經是大規模的制造業國家,但是不是制造業強國,有著大而不強的特點。一般而言我們在世界水平的中間位置,比上不足,那么比誰呢?美歐日,我們跟他們有明顯差距。比下有余呢?比如越南、緬甸、孟加拉等等,我們比他們的技術水平明顯高。但是這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們受到世界工廠對應的全球供給、滿足需求份額的兩面夾擊是不可忽視的,往上看美國要拉動盟友壓制中國,往下看,越南、緬甸,還有其他一系列的國家,像柬埔寨、孟加拉等等,他們憑借勞動力低廉和土地開發綜合成本低廉的優勢,對中國的競爭力越來越形成了挑戰。前些年珠三角不得不做的騰籠換鳥,在中國更大范圍的區域里面必須要做了,如果我們不能往上去突破天花板,那么上有壓制,后有追兵,這個危險是值得高度重視的。一般在研究界我看到的分析,認為我們還有五到八年,最多十年的窗口期,如果在這個窗口期,我們不成功地突破天花板,被夾在中間,那么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不利的局面,必須實現升級發展往上走。

那么升級發展最直觀的看法,我認為可以拿一個微笑曲線來做一個勾畫,全球供應鏈、價值鏈的位置是跟著生產流程展開的,最開始有生產經營活動,它必須要有特定的設計,創意創新成功以后,最直接的商業性標志就是有一個品牌確立起來,按照這個品牌的全套設計,然后往后面進入加工生產,加工生產以后,品牌營銷、售后服務一輪一輪的市場擴展,這是橫軸??v軸是不同階段的收益率,如果從中國現在世界工廠的產能來看,我們大部分的產能是落在中間位置上,我們最主要的是制造業,大家所說的實體經濟,是在做加工生產,我們是從兩頭在外、大進大出開始的,人家有資金、有技術、有管理經驗,有這些要素,但是他們看重了中國開放以后比較低廉的勞動力和較低的土地資源成本,他們來我們這里建廠,我們引進生產線,加工生產以后,大量輸出到國外去,這給了我們非常重要的原始積累起步條件。但是走了這么多年以后,我們如果老落在加工生產的位置上,那么我前面說的兩面夾擊,就會使我們的余地越來越窄。

兒童玩具說到品牌,大家想一想,能想到一個中國本土叫得響的兒童品牌嗎?我是想不出來。這種供應鏈的位置,在微笑曲線上就是左端,高收益。我們加工生產以后,再到外部世界上、全球市場上的品牌營銷、售后服務,一輪輪擴展,又是高收益,中間我們加工的這一部分比較低,所以這個曲線左右高、中間低,合在一起,就像人們微笑時的口型,也被比喻為“微笑曲線”,我們做的是中間這個事情,它給我們帶來了就業、帶來了勞動者的收入、帶來了政府的稅收、帶來了我們的GDP,確實對于中國來說,這是我們必須接受的切入點,但是長此以往是不行的。另外大家可以比較一下類似像蘋果手機這樣智能手機引領潮流的品牌,它大量的加工生產在中國本土。過去在深圳這邊,有富士康13連跳以后,綜合成本逼著臺灣背景的廠商遷到北方,比如鄭州附近有大片的廠區,它在訂單的高峰期,我那時候了解的情況是30多萬人在這個廠區里面三班倒,源源不斷地生產出蘋果手機,加工組裝,供應全球。我們看起來,這是中國非常重要的經濟繁榮的因素,我們做的就是中間這個活,高端的收益是在外國人手里掌握著,中國如果說升級發展,制造業的升級、整個實體經濟的升級,我們就要努力地把我們的位置更多地向左右高端拖上去。

當然這里面也要說一下,在學術界討論里面要說到的問題。北大一位教授跟我說,說數字經濟時代可不一樣了,比如芯片,芯片的加工在中間,但是它可以不依據微笑曲線所說的規則,它可以形成高收入。比如臺積電,它加工的地位無人可以跟它競爭。但是我自己想了一下以后,我覺得它換了一個坐標系,我現在說的微笑曲線的坐標系講的是生產要素可以充分流動的情況下,我們加入全球競爭的一種情況,你說的芯片,它實際上不能用比較優勢原理來解釋了,它的生產要素是被特定的、帶有壟斷性質的主體控制的,光刻機臺積電自己不行,它要美國同意之后從荷蘭去買,而荷蘭生產的這個光刻機品牌絕對不是荷蘭的品牌,而是全球合作,美國有舉足輕重控制權的一個品牌,這樣的一個品牌,它在直觀形式上仍然符合微笑曲線的說法,但是它整個的流動沒有市場失靈的區域,美國人把中國作為打壓對象以后,沒有別的道理可講,中國出天價也買不來美國手上控制的高端核心技術,這是另外一個參照系統,比較優勢失靈以后,中國人怎么辦?

我剛才講到卡脖子這個領域里面只有一條路——新型舉國體制,學習借鑒兩彈一星,要在世界市場里邊,最后以取得超過臨界點的市場份額而標志著它目前的成功,那么這就意味著中國別無選擇,必須要有強有力的協調中心,這個機制要有用,新型舉國體制的“新”后面跟著的是什么?我們最后不是像兩彈一星一樣,有了成功的可用的成品就解決了問題,雖然我們的核彈頭數現在比美國都要少多少多少,就像芯片,它必須源源不斷的、成批量的、高穩定性的生產,形成一定的市場份額,這才標志著我們的芯片以新型舉國體制攻關成功。無論是比較優勢可以解釋的場景,還是不能解釋的場景,我們要做的是支持這種有效投資都離不開風投創投,現在一般的實體經濟方面,它要把中間拖到左右高端,一定要有特別在這里面起作用的創新成功,風投創投在這里面是不可忽視的支持力量,到了新型舉國體制這方面,如果中國要形成一個強有力的、協調中國至少幾千個團隊一起來攻芯片這個窗口,必須對接民間財力,必須給出特定的政策支持,調動風投創投,讓這些風投創投的主體根據市場原則,加上政策引導,愿意介入這樣的一種攻關過程。不論我前面說到的任何一個場景,風投創投作為市場主體都有自己的決策權,我愿意還是不愿意加入進去,這里面的機遇和挑戰是不言而喻的。

像青島這樣的地方,過去就有叫得響的品牌,那時候在國內來說,它曾經有過很明顯的微笑曲線的左端和右端的優勢,現在比較遺憾,但是有希望在新一輪過程中,讓它進一步重現輝煌,風投創投在全國新型舉國體制攻關的過程中,不限于青島一地,一定是全國已經有統一市場,再加上可以拉進來的一些外力支持,一起來攻關突破。就像華為,雖然現在受到了美國的打壓,但是華為的決策者說我們要用大量的資源來吸引全球人才,華為做研發,爭取突破,我們就要有這樣全球的眼界、寬闊的胸懷,一起努力,使中國的發展在風投創投起到積極作用的情況之下,去對接實現偉大民族復興現代化的愿景。

賈 康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孫冶方經濟學獎獲得者

【注內容根據2021青島創投風投大會現場錄音整理,未經本人審閱】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暖暖视频高清无码,电车地铁日本电影,虎白女自慰馒头一线天,欧洲亚洲国产怡红院天堂,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